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旅行重塑人生

 
 
 

日志

 
 

一个背包客眼中的印度  

2013-01-20 19:57:00|  分类: 行者视角:中西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印度教圣城瓦拉纳西,站在恒河河畔著名的Manikarnika Ghat石阶码头,一对年轻恋人对我说,要是早两年来印度看看,就不会从中国移民到澳大利亚了。
印度旅游与移民澳洲有什么关系?想知道答案,就背包去印度走走吧,这一段经历,或将彻底顚复和重塑你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

                                (一)卑微的慈善

    在加尔各答迦利女神庙旁边的一座白色小教堂,我站在著名慈善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特蕾萨修女创办的“垂死之家”大门口,看到了慈善事业的伟大,更看到了它的卑微和无奈。

 

从瓦拉纳西到加尔各达,坐了一夜火车,天蒙蒙亮就被吵醒了。卖咖啡的、卖食品的、卖小杂货的、擦皮鞋的······勤奋的小商贩们接踵而至,叫卖声不绝于耳。卧铺车厢瞬间成了集贸市场。
不像中国火车每一节都有列车员,印度火车是开放式管理,车厢门由旅客自己开、关,随时可以上下。上车不检票,只是在行驶途中才有人查票。查票的间隔时间很长,如果想逃票,机会很多,不知是否有逃票的。自由上下火车方便了旅客,也方便了小商贩,他们当然不买票。铁路当局似乎很乐见这种现象,弥补了列车服务的不足。同时也方便了游僧、乞丐及各色各样的人物。
我躺在下铺,睡眼迷离望着周围,一只黑黢黢的手突然伸到眼前,我没有理会。
乞丐太多了,第一次坐火车时,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趴在车厢地板上,拿一块破布擦拭,一边擦地一边匍匐前进,同时向旅客乞讨。那情景立刻让我想到了“贱民”这个词,顿生恻隐之心,毫不犹豫掏出30卢比给了可怜的年轻人,心里还想,为什么没有列车员打扫卫生呢?还没回过神儿来,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走过来,把手伸向我,又做出拇指食指中指捏在一起往嘴里送的动作,又捅我的胳膊,我给了2个卢比,心里却感到不快。更令我吃惊的是,随后又有2个人伸过手来,显然,“那边有外国人给钱”的信息已经迅速传开,招来一连串跟风乞讨者。两只伸出的黑手在眼前定格十几秒钟,实在受不了了,我连声说NO、NO,这些人才离开。
后来见多了,发现这里的乞丐没有卑微感,没有廉耻心,反而有一种理直气壮甚至霸道的气势。有一次,看到一个抱小孩的妇女向一位中年男子乞讨,那男子不理她,眼睛望着车窗外。抱小孩的女子就用手捅男子的胳膊,再捅肩膀,最后干脆把男子的脸掰过来,嘴里念念有词,好像是说:这孩子快饿死了,你没看见吗?男子却极有定力,依旧不理不睬,也不呵斥不驱赶。妇女见要不到钱,抱着孩子寻找下一个目标去了。
印度社会似乎对乞丐极为宽容,从不认为这会丢面子。
加尔各答萨德街,有许多中低档旅馆,那里是各国背包客聚集交流的地方,也常年驻留着一些职业乞丐。刚到萨德街的那天,我们背着大包满街找旅馆,却遭到乞丐轮番轰炸,有的人远远看见我们,笔直一条线急急走过来,拦住去路,一句话不说,就一个简单动作:掌心向上伸出手。过一条马路时,2个小孩正在玩耍,突然扭头看见我们,立刻伸手要钱。这2个孩子穿着并不差,不像是乞丐的样子,依然见了外国人就习惯性地要钱,动作非常自然,完全是无数次经验累积起来的下意识动作。
环游印度一圈,只是在瓦拉纳西的一个小商店里,店老板批评一个向我们要钱的小女孩,听不懂老板对女孩说了些什么,只见那个衣着还算干净的女孩嬉皮笑脸地走了。但在多数情况下,没有任何人批评这种现象。
乞讨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一种职业,与丰年歉年无关。在班加罗尔神牛庙大门前,几个乞丐排排坐地,伸着手,像检阅一样审视着过往行人。我正津津有味地欣赏神庙,举起相机准备拍照,突然背后被人捅了一下,回头一看,一只脏手伸到眼前。对这种现象,早已麻木了,走了印度大大小小二十多个城镇、无数个景点寺庙,每个城市、每个庙宇、每个景点,都能看到同样的眼神、同样的动作,却再也无法博取我的同情心。此前曾多次听人告诫:不要给乞丐钱,那会培养更多的职业乞丐和骗子,要做慈善就给慈善基金捐款。可是,慈善基金又怎样呢?
一次,两个学生模样的年轻女子手拿记录本,上面写了很多人的名字和捐助的款项,说是为某个慈善基金会募捐。我看了记录本,还看了女子胸前挂着照片的名片,便捐了一百卢比。后来与一位同住萨德街、在加尔各答做义工的中国女孩说起此事,她说那可能是骗子,不过你们就当是为做慈善事业做贡献吧,免得心里不舒服。
做义工的女孩谈起她的工作,是为加尔各答最大的慈善组织、一家国际著名基金会所属名为“垂死之家”的机构工作,具体是为濒临死亡的贫困人士做临终关怀,她建议我们去那里看看,地点就在加尔各答守护神——迦利女神庙隔壁的一座白色建筑里。我们觉得女孩能做这样的义工,实在是很了不起,就决定去看看,也许我们也能做点儿什么。
第二天去迦利女神庙,很远就感受到了浓烈的宗教气氛,庙前一条街都是卖印度教祭品圣物的店铺,人来人往煞是热闹。穿过这条街来到女神庙,门前许多乞丐眼巴巴注视着进出的人流。我们随人流围绕女神庙转圈,来到一个祭台,有人牵着两只黑色山羊,一位体面的中年男子递给牵羊人一叠钞票,然后抱起一只羊向上提了三下,又抱起另一只同样提了三下,接下来给两只发抖的山羊淋洗,然后牵到一个石质架子旁,两男子用力把一只羊的前腿反剪到后背,把羊头卡在石架的竖槽里,举起一把锋利的弯刀······几分钟后,另一只羊遭到同样命运。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有钱人为自己赎罪而进行的祭祀,但砍下羊头的瞬间画面,久久凝固在眼前。亲眼目睹活砍羊头祭祀的场面,实在难以形容内心感受,周围人却十分自然地看着这一切,据说这里每天要杀十几头羊奉祭女神,他们早就习已为常了。
神女庙的旁边,就是白色的小教堂,一个国际慈善组织在这里设立了临终关怀机构。教堂大门紧闭,墙上贴着著名慈善活动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特蕾萨修女的照片。门口冰冷的水泥地上躺着三个人,身上盖一片脏兮兮布单,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稍远处几个乞丐坐在地上向路人伸着手,旁边临街店辅的商人高声招揽顾客,人们都忙自己的事情,没什么人关注教堂这里。
我们走上前去,按动门铃,良久出来一人,隔着铁栅门问你们有什么事?我们说明来意,不知是否说得明白,也不知对方是否听得懂,总之没有开门。工作人员说中午休息,下午3奌才上班,你们3点再来吧。看了看表,还有2个多小时,明天就要离开加尔各答了,不能在此久等,只好放弃。
教堂门又关上了,门前冷冷清清,无人光顾,只有那3个躺在地上的人,偶尔动一下,似乎想告诉人们他们还活着。看着紧闭的大门,看着特里萨修女的照片,看着躺在地上等死的生命,突然觉得很冷。
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印度修女特蕾萨,表彰她“为克服贫穷所做的工作”。授奖仪式上,特里萨嬷嬷说:“我以穷人的名义接受这笔奖金。” 获奖后,她卖掉了奖章,连同 19万美元的奖金全部捐赠给贫民和麻风病患者,没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分。
1952年,特里萨在迦利女神庙旁创建了“垂死贫民收容所”,让那些可怜的人在弥留之际能享受一下人间温暖。这一举动惹恼了旁边庙里的僧侣和教徒,他们聚集在收容所外,扬言要杀死特蕾萨。特蕾萨用身体挡住大门,大声说:“你们要杀就杀我吧,让这些垂死的病人平静地去死吧!”到80年代末,约有3万名身患不治之症又无家可归的穷人在收容所走完了他们生命的最后一程。
这就是加尔各答最著名的慈善机构,这个机构做的事情太伟大了,而它的力量也太微弱了,根本无法解决印度的普遍贫困问题。
一边是门庭冷落的教堂,一边是人潮湧动生机勃勃的女神庙,就连乞丐也是神庙那边比教堂这边多得多。印度人更相信他们自己的神,哪怕是乞讨,也更愿意活在湿婆神庇护的世界里;哪怕是死亡,也更向往骨灰撒进恒河以期轮回到下一世过上美好生活。
昨天,我们在这个1300多万人口的巨大城市另一端,参观宏伟壮丽的维多利亚纪念堂,这是英国人留下的一座欧式花园包围的洁白建筑,仿照泰姬陵,从克久拉霍运来纯白大理石建成。正值星期天,在维多利亚女王雕像的注视下,人们在草坪上聚歺嬉戏,一派祥和欢乐的气氛。与迦利女神庙参拜祭祀的人们相比,这里人们的着装整洁艳丽,明显高出几个档次。我们还参观了附近博物馆一个画展,精美的艺术品、彬彬有礼的参观者,烘托出优雅的气氛,那种享受的心情,怎能与白色小教堂“垂死之家”的悲凉心境同日而语呢?
1997年9月5日,特蕾萨嬷嬷因心脏病发作在加尔各答逝世,终年87岁。15年后的今天,她的照片依然挂在“垂死之家”门口,她的眼神依然注视着依然贫困的人们。我突发奇想,如果特蕾萨看到今日中国的景象,她会不会羡慕和倡导以中国人的方式解决印度的贫困问题呢?
那个做义工的中国女孩说,国内一些人总以为印度比中国好,真该让他们来这里看看。

一个背包客眼中的印度 - 花甲背包客 -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一个背包客眼中的印度 - 花甲背包客 -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一个背包客眼中的印度 - 花甲背包客 -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一个背包客眼中的印度 - 花甲背包客 -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