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旅行重塑人生

 
 
 

日志

 
 

【徒步穿越】徒步梅里,小转梅里,拜谒梅里(1)  

2011-02-09 06:23:00|  分类: 徒步穿越·国内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边的话:只是许多年前的游记了,在新浪博客没有发过,今天贴在这里,回忆也是美好的。 

                     徒步梅里,小转梅里,拜谒梅里      

我们是2007年春节前夕(为了躲开黄金周大批游客)去云南旅游。

昆明——大理——丽江——虎跳峡——香格里拉——梅里雪山——茨中教堂——腾冲——瑞丽,

进金沙江峡谷,翻越百芒雪山,到澜沧江峡谷,过高黎贡山,经怒江。由北到南,走了半个云南,由冬到夏,经历了四季,用21天,在年三十晚上9:00回到家,完成我们的旅游计划。

云南的旅游资源丰富,各个景点都有非常独特的风景,许多中国人和老外都到云南旅游。对于我们来说,这次旅游最高兴的是完成梅里雪山的一次内转。

我们来梅里雪山是偶然的。

原计划是穿越虎跳峡来云南的,在虎跳峡碰到一位搞高端旅游的先生,他给我们一个建议:去梅里,进雨崩,那里现在还是最原始的,还没有通车,能看到极美的景致,也是徒步爱好者的一条成熟路线,通车后就会失去许多原始的美了。

我们从香格里拉县坐长途汽车到德钦,180公里,走了6个多小时,路很难走,翻越百芒雪山时,车速也就在20公里左右。

我们还是幸运的,因为下雪,已经封路好几天了,这天才刚刚可以走班车,我们就赶上第二趟班车。

我们住在飞来寺的客栈,许多游客都住在这里,等看梅里雪山的日照金山奇景。

这里的客栈都在放一个光盘,介绍梅里雪山的神奇的故事和当年中日联合登山队的故事。

1991年中日联合登山队曾经攀登梅里雪山,但是在登顶时天气突然恶化,只好撤回。在等待再次登顶的时候,发生了特大雪崩,13位壮士全部遇难。呜呼哀哉!你们的灵魂在梅里,梅里的人们和来到梅里的游客会为你们祈祷的。

据说,当年遇难者家属来梅里祭奠他们失去的亲人时,雪山始终藏在云后,人们看不到梅里,遇难者家属心里很难受,面对雪山大喊自己亲人的名字,他们的悲伤和亲情感动了卡瓦格博爷爷,遮挡雪山的云层犹如被拉开的大幕一样,徐徐地退去,美丽的太子十三峰展现在人们的眼前。遇难者家属被这漂亮的景致打动了,由衷的发出祝福:安息吧!我的亲人!

梅里雪山位于云南西北,紧邻西藏,澜沧江在山脚下中奔腾,海拔6000多米,人类的足迹还没有达到顶峰。

它是藏族人民心目中的神山,也被称为太子十三峰,藏民亲切的称主峰为卡瓦博格爷爷。这里常年云雾缭绕,一般来说一年能有60多天看到主峰,特别是早晨金色的阳光映照在被大雪包裹的主峰上的景致更是难得一见,其景被称为“日照金山”。

早晨天气不好,我们的客栈老板说今天看不见梅里了。因此我们在房间里磨磨蹭蹭。突然听到有人在喊:出来了!出来了!我们急急忙忙从房间里跑出来,手忙脚乱的掏相机,根本顾不上看景,先是一阵狂拍,然后才慢慢的仔细品味梅里的美丽。

【徒步穿越】徒步梅里,小转梅里,拜谒梅里(1) - 花甲背包客 -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徒步穿越】徒步梅里,小转梅里,拜谒梅里(1) - 花甲背包客 -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徒步穿越】徒步梅里,小转梅里,拜谒梅里(1) - 花甲背包客 -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浓密的乌云黑压压的布满天空,远远的天边矗立着巍峨的梅里雪山,仿佛傲视着乌云,金色的阳光从乌云的上方射出,给梅里穿上金色的衣服,轻柔的白纱慢慢地从山脚下被风托起徐徐地披在它的肩上——洁白的哈达献给卡瓦博格爷

爷。

威严壮丽的卡瓦博格爷爷和温柔美丽的妻子——缅茨姆露出他们的笑脸,太子十三峰依次从乌云中走来。神圣的雪山啊 !保佑我们吧!我虔诚地跪倒在地,祈求神山的保佑。我买了当地藏民敬山用的松柏枝和五谷,还有清水和经幡,在藏民的指导下敬献给神山。

风吹动着乌云,慢慢地走动,月亮挂在梅里的右边,太阳照射着左边。日月同辉,阴阳暗合,真正的神奇呀。

风停了,乌云遮住了梅里,前后有四十分钟,梅里雪山又将自己掩藏起来。

我们有幸看到这一奇观,真是不负此行。           

 

进雨崩

雨崩村是去冰瀑,冰湖的必经之路,也是唯一没有通车的地方,进出就靠两只脚。

当地人有骡马出租,可以驮运背包或乘坐。从西当村到上雨崩有20多公里,上升高度1000米。我们上午9:30动身,由于雇的骡子没有按时到,我 们只好雇了一个上雨崩 的村民帮我们背包。

在高原徒步需要付出的体力是平地的两倍。因为氧气稀薄,气压低,重量增加,爬山时血液含氧量少,人的呼吸感觉更加困难,而且我们已经是快60岁的人了,为了保证穿越计划的完成,必须减少背负的重量。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感到比平时累,坡陡的路段还是心慌气短。我的先生要比我好。我们出发前就开始服用红景天,在路上感到不舒服时也服用,这样保证我们没有特别强烈的高原反应,保证身体健康。

【徒步穿越】徒步梅里,小转梅里,拜谒梅里(1) - 花甲背包客 -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徒步穿越】徒步梅里,小转梅里,拜谒梅里(1) - 花甲背包客 -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徒步穿越】徒步梅里,小转梅里,拜谒梅里(1) - 花甲背包客 -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徒步穿越】徒步梅里,小转梅里,拜谒梅里(1) - 花甲背包客 -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去雨崩村的路在是原始森林中人踩马踏出来的,路宽1米,两边是高大的针叶林,有的大树几个人都合抱不过来。树上挂着一种植物,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绿色的絮絮綹绺的,随风飘荡着,无根无叶,雪花落下时,粘在上面,象面絮片似的。还有一种树开的小红花,象梅花,树很高大,不象梅树。植物茂密,有的地方都看不到天空。路上有雪,很滑,有的地方雪还很厚。

在这里我介绍一下我们的队伍成员;我们夫妻二人,北京。小强夫妻二人,四川成都,他们去过很多地方,有丰富的高原徒步经验,是我们公认的领队。体力极强,始终负重徒步。小何,广州,大一的学生,靠奖学金出来旅游。小赵,上海,第一次徒步,还没有装备,一步一滑的走到雨崩。

我们的精神可嘉,这就是驴的精神,在行走中发扬“驴”的精神。

 

我们的攻略上没有注明去雨崩村有吃饭的地方,我们以为这20多公里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还专门带了一壶酥油茶。

据说到高原一定吃本地的食品,这样才能保证自己很快适应高原环境,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喝不惯酥油茶的味道,只有我们二人特别喜欢喝。其实酥油茶就是奶酪和红茶加盐的饮料。喝一碗酥油茶后浑身热乎乎的,即解渴又暖身子,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中有一碗热乎乎的酥油茶真是在天堂了。

在半路看到一个小店我们喜出望外,这个小店是一个叫卓玛的漂亮姑娘在接待客人,动作麻利的做好酥油茶和青稞饼,还请我们品尝了糌粑。糌粑是玉米加工而成的,抗饥饿。卓玛告诉我们:藏族人身体好就是吃这个。因为我们在小店吃饭了,我就把我的酥油茶送给替我们背包的老乡,老乡请我们喝青稞酒。青稞酒绵绵的不烈,我这个不喝酒的还喝了一大口。

我们继续前进,天上开始飘起雪花,让本来就滑的路更加滑了,我们的速度渐渐慢下来。后面追上俩支队伍,其中一个是美国一个电视台的,雇了几个大学生来拍风景片 。我们的队伍立刻壮大了。

一路走一路聊,得知他们是当天(我们在温泉住了一晚)从飞来寺过来,没有看上“日照金山”,我心里窃喜:这就是机缘。

我们又在垭口休息了一次,开始下山了,我们的速度加快,到上雨崩村和那位帮我们背包的老乡家取到背包就向下雨崩村走。我们今天住在那里。

这一路走来,我发现了一个现象:在藏区的路上可以休息的地方都挂满经幡,这些经幡在风中飘舞,还有的经幡挂在特别陡峭的沟壑上,不知道是如何挂上去的。

这里的人们特别的纯朴,热情。在路上碰到任何一个藏民都会主动和你打招呼;你好!他们还喜欢唱歌,清脆的歌声在林子中飘荡,唱流行歌曲,也唱藏族歌曲。他们开车就放磁带,特别大的声音,把歌撒向一路,而且都是那种快节奏的歌曲。

还有就是这里的藏民都长得很漂亮,五官线条清晰,高鼻梁大眼睛,修长的身材高挑的个子,唯一遗憾的是高原紫外线太强,使他们的皮肤被灼伤,脸部特有的红斑就是证据。

雨崩村分为上,下雨崩,上雨崩在山腰间,人口多,村子大,大部分游客都住在这里,站在上雨崩可以看到下雨崩,整个雨崩就象个大大的浅盘子,下雨崩就在盘子底。四周高高的山都是梅里雪山的一部分,我们更加亲近梅里,开始抚摸梅里。

因为是冬天,地里光秃秃的,星星点点的白房子散落在山坡上,偶尔一两声狗吠打破寂静。村民已经习惯了游客的出出进进,我们的到来是他们的主要经济收入。

他们修建了许多简陋的旅馆,三四人一间,如果人多是不分男女的,混住。还建起太阳能浴室,吃饭在他们的大屋。

我们不仅是混住,连早上的洗脸水也没有。因为天气太冷,水管都冻了,吃饭的水都是村民到山上去背回来的。洗澡是不用想了,好在我们出发前就已经做好这种思想准备,一三五干擦,二四六不洗。哈哈!

其实这里不缺水,山上的雪常年在融化,雪水在小溪中哗哗地流淌着,一是我们怕冷,二是这里的所有生畜都散养,牛啊,猪啊的在小溪中喝水。

【徒步穿越】徒步梅里,小转梅里,拜谒梅里(1) - 花甲背包客 -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我们第一次走进藏民家,他们的房子高高大大的,一般分三层,底层是为牲畜准备的,二层住人,所有的生活起居都在这里,最上层是放粮食的地方。他们的生活很富裕,盖一座这样的房子要30多万元。

房子都是木头,是那种整根的原木盖起来的,房间里的墙壁全部是木板,手绘的各种图案把房间布置的漂漂亮亮,柱子上挂满各种图腾——牛角,鞭子,等等。宽敞的大厅正中是灶,对着灶的墙壁做成佛龛,供奉着佛像,这是全家最重要的地方。他们用木板隔开几个小房间住人。这里的米饭是用高压锅做的,馒头发粘,蔬菜很少,全部是从德钦运过来的。高原的生活环境很恶劣从这里可以看出来。现在这里和外界的沟通还是比较方便的。

这里很冷,没有电热毯,被子还特短,我们没有带睡袋,只好采取包粽子的办法把自己裹起来。体验了一把“身在地狱”的滋味。

第二天我们就到天堂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