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甲背包客 幸福生活

旅行重塑人生

 
 
 

日志

 
 

欧洲教堂、城堡与中国长城不同的文化内涵  

2010-03-15 08:45:00|  分类: 行者视角:中西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洲教堂、城堡与中国长城不同的文化内涵

在欧洲旅游,看得最多的是教堂。三个月时间,我们进的教堂不下百座,看过在教堂里举行的弥撒、婚礼、洗礼以及各种叫不上名称的宗教仪式和活动。有意思的是,参观教堂带给我们的感受,是对文艺复兴运动和宗教改革运动的重新理解。

在天主教圣地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我们参加了一次完整的周日弥撒,还看样学样跟人家领圣餐,想切身感受一下宗教的感染力。可是,脑子里根深蒂固的无神论思想却无法给神的入驻留下一点儿空间。

跪坐在圣彼得大教堂礼拜堂的排椅上,看着神父们主持庄严仪式,又想起了旁边西斯庭教堂的天顶画——米开朗基罗根据圣经故事创作的《创世记》。这使人觉得,当时的教皇、主教们是支持文艺复兴的。正是由于教皇和主教们的邀请,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才得以把他们的许多作品搬进了教堂。

罗马教会支持文艺复兴,其实也符合逻辑。文艺复兴的本质是追求人性解放,鼓吹人的欲望的合理性,这也迎合了教皇和主教们深埋于内心的人性欲望。但是,当时的罗马教会对人间享乐的追求过了头,变得极其腐败堕落。一个集中表现,就是他们在修建圣彼得大教堂时,追求极尽奢华。

为修建这座气势磅礴的大教堂,罗马教会发行了一种“赎罪券”来筹集资金,号召教众购买,声称只要购买了赎罪券,立刻就可以升天堂。

教皇利奥十世派教廷大员到德意志各地兜售赎罪券聚敛钱财,引起当地诸侯及市民强烈不满。马丁·路德神父作为这种强烈不满情绪的代表,于1517年10月31日在维登堡城堡大教堂的大门上张贴了著名的《九十五条论纲》,拉开了宗教改革的序幕,并最终导致基督教第二次大分裂和新教的诞生。按照马克斯·韦伯的说法,正是基督教新教精神,催生了现代资本主义。这一说法,在西方得到广泛认同。

上述观点,足以颠覆我们以往在教科书里学习的那些教条。

其实,在我们眼里,现在的圣彼得大教堂,更像一个人气旺盛的博物馆。这里的建筑、雕塑、绘画,从规模宏大的前广场,到教堂外部、内部的各个细节,处处极尽奢华、处处精美绝伦。在许多方面,可以说都达到了难以超越的世界最高水平。

圣彼得大教堂的名气太大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朝圣者、旅游者、各色人等,进进出出、川流不息,熙熙攘攘像个菜市场,大大冲淡了庄严肃穆、神圣崇高的气氛。与原来想象的那种深沉而不容亵渎的氛围大相径庭。倒是在一些乡镇小教堂,我们还能感受到那种内在力量、震撼心扉的虔诚。

欧洲的城堡与中国的长城。

欧洲土地上,各类城堡、古堡,星罗棋布,多如繁星。每个古堡都是一部精彩的悲喜剧,承载着秘闻、传说和动人故事,折射出中世纪欧洲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特征。

我们游览过著名的新天鹅堡、圣马歇尔山、卢瓦尔河谷古堡群、海德堡、萨尔斯堡……。印象最深的是位于奥地利瓦豪河谷、曾经囚禁过狮心国王的杜伦施坦古堡。

瓦豪河谷是奥地利境内、从梅尔克到克雷姆斯的一段30公里的地区。多瑙河由西向东、在这里进入蜿蜒曲折的峡谷。河谷一侧是满眼碧绿的丘陵、郁郁葱葱的葡萄果园;另一侧是连绵起伏的山峦,间或凸起的山峰上,点缀着一座座中世纪留下的古堡。风景十分秀丽,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座落在多瑙河畔一侧山丘上的杜伦施坦,常住人口不足1000人,是瓦豪河谷最迷人的小镇。这个宁静安详的小镇,历史上却是大名鼎鼎。镇中心的白蓝色尖顶奥古斯汀修道院,号称奥地利巴洛克塔式建筑最佳代表之一;而山顶上的那座古堡,就是史书上记载的800多年前,奥地利公爵关押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归来的英格兰狮心王理查的地方。

山顶古堡早已坍塌,只留下断壁残垣。我们步行穿过小镇,循小路登上山顶,坐在废墟的断墙上向四周瞭望。游人很少,除我们夫妻二人外,只有另外一对年轻情侣。

蓝色多瑙河在山下转了一个弯,象玉带般蜿蜒流向远方。山虽不高,只有海拔200多米,却是这一带丘陵地区的制高点,视野极为开阔,周围数十里尽在眼底,具备了军事要塞的所有要素。

清风拂面,四周宁静而安详。我们的思绪不禁陷入历史的沉思。

中世纪欧洲的历史,是政治上四分五裂、无数封建小王国割据纷争的历史。每个城堡,都是一个独立小王国或封建领主精心炮制的硕果。城堡和城堡文化,映射出的是欧洲中世纪四分五裂、封建割据、谁也不服谁的历史。

城堡是欧洲封建社会的产物;城堡文化,是封建分裂的文化。这也是封建思维的基本特征。封建思维就是分散、独立、各自为政。然而,这背后又隐含着民主、自由的因素。

政治上四分五裂、分散、独立、各自为政的中世纪欧洲,精神上却是天主教的一统天下。神权大于王权。思想上的极权、排他、不宽容,乃至精神霸权,在中世纪欧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集中表现就是十字军东征。

多达八次、延续近三百年的十字军东征,靠的不是国家政治力量的动员,而是教皇的精神鼓动,是征讨异教徒、收回圣地耶路撒冷的圣战。正是在这个历史大背景下,狮心王登上了舞台,上演了一幕幕动人心魄的悲喜剧。狮心王和奥地利公爵在精神上都属于天主教世界,政治上则相互倾轧。最后,奥地利人狠狠敲了英格兰人一大笔赎金,才放了狮心王。

从欧洲的城堡想到中国的长城。

中国的政治传统是大一统的集权天下,是以长城为标志、关起城门、闭环运行的皇权至上、官本位等级的大一统社会。中国长城的文化内涵是封闭和统一;欧洲城堡的文化内涵是分裂和开放,两者截然相反。中国从来就没有经历过本来意义上的封建社会。说中国有几千年封建社会,纯属死搬硬套欧洲历史的教条。

中国是大一统的集权社会,历史上的繁荣盛世,都是大一统的硕果。但凡大一统被打破,国家就陷入战乱,人民就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政治上的集权,是凝聚民族国家的主要力量,是人民幸福安宁的保障。

与此相对应,中国的传统政治思维是大一统的政治思维,而这背后也隐含着缺少民主、缺少自由,缺少独立精神的弊端,难免会有“合久必分”的隐忧。但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合”始终是中国历史的主旋律。

其实,欧洲在走出中世纪黑暗后,也逐渐走出了四分五裂的政治格局,形成了一个个独立统一的现代民族国家。这是欧洲列强崛起的必备条件之一。

从历史的长程看,欧洲的强大过程,是一个从分散走向统一的过程。欧洲各国的真正腾飞,都是在形成现代统一民族国家之后。德国18世纪还是数百个封建诸侯国割据的地方,徒有“神圣罗马帝国”的虚名,实际上积弱、积贫、支离破碎,屡受邻国欺负。十九世纪中期,德国仍处于严重分裂之中,直到铁血首相俾斯麦统一德意志后,才真正成为一个令人生畏的国家。

今天,欧洲又开始了一次走向更大统一的新长征。各国放弃一部分权力,集中于欧盟。某些权力的集中程度,更甚于联邦制。欧洲的一体化进程,是淡化“国家主权”,强化“共同利益”的过程。这是否是世界政治制度史上的又一次创新?是否是欧洲走出衰落、再次重新崛起的开始?

我们在欧洲旅行,已经感受到了这种创新带来的好处。三个月旅行,手持一个申根国的签证,可以穿行于24个边界开放、自由进出的申根国家。我们曾五进五出德国,一路畅行无阻。统一货币欧元,可以在大多数欧盟成员国流通,免除了费心费力兑换货币、汇率损失的种种麻烦。

近代中国的知识分子在国家贫弱时,曾提出 “世界大同”的理想。欧洲的行动是否又走在了前面?

民主、自由是个好东西,集中、统一也是个好东西。重要的是,在经济社会的不同发展阶段,在民主与集中之间,找到适合国情、适合历史发展阶段客观要求的最佳平衡点。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